<td id="JfLIz"></td><tbody id="JfLIz"></tbody><dfn id="JfLIz"><address id="JfLIz"></address></dfn><tfoot id="JfLIz"><acronym id="JfLIz"><optgroup id="JfLIz"></optgroup></acronym></tfoot>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国脉·谁寄锦书来》:讲好百年邮政的故事

              来源:文艺报 | 汪一洋  2019年12月13日08:46

              2017年初夏,机缘巧合,我接触到百年邮政这个题材。诚如周恩来总理所题:传邮万里,国脉所系。邮政的历史,可说是大中华的历史。一个小女子,竟然有那么大的野心,想要驾驭百年邮政这般宏大的题材。自己想想,都有些不敢信。所幸的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给予了我极大的支持,从搜集各种文字资料、影像资料、到组织全国各地专家学者到京为我讲述邮政故事,再到全国各地实地采风。我们跑了上、天津、山东、河南、广东、四川……可说跑遍了大半个中国,采访了上百位邮政员工。我发现,我无意间挖到了一个富矿。这里的矿石品种繁多,极致珍贵,却一直没有作家去发现、去挖掘、去开采、去呈现。

              秋风乍起,大纲完成。约了邮政的专家们开会讨论大纲。就在这时,家里发生了一件天崩地裂的大事:一向身体健旺的母亲在遵义老家突发脑梗,被送进ICU急救……

              度过第一个黑色星期之后,母亲的病情有所好转,眼看是要打持久战。就在这时,我做出了一个后悔终身的决定。我决定趁母亲好转期间,ICU不能陪护,我火速飞回北京,讨论完《国脉》大纲,得到专家们的意见,再安心回到遵义,那时母亲应已转移到普通病房,我可以住下来,一边陪伴母亲,一边完成小说创作。

              到京后,专家们对《国脉》大纲给予了肯定,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事实上,从离开母亲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像到了海拔五千米以上的高原,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