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extarea id="nujtB"><ul id="nujtB"></ul></textarea>

        <dl id="nujtB"><thead id="nujtB"></thead></dl><bdo id="nujtB"><tbody id="nujtB"></tbody><video id="nujtB"></video></bdo>

      1. <strong id="nujtB"><ul id="nujtB"><ruby id="nujtB"><progress id="nujtB"></progress><textarea id="nujtB"><cite id="nujtB"></cite></textarea></ruby></ul></strong><meter id="nujtB"><optgroup id="nujtB"></optgroup></meter>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钟二毛:写来写去

        来源:文艺报 |   2020年01月25日11:42

        钟二毛,1976年出生于湖南,瑶族,先后毕业于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律系、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在深圳当过多年警察、记者;现为广东文学院第五届签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长篇小说《小中产》《小浮世》《完美策划》《我们的怕与爱》,短篇小说集《旧天堂》等。编剧、导演处女作电影《死鬼的微笑》,获得美国第60届罗切斯特国际电影节“小成本电影奖”,提名美国第27届亚利桑那国际电影节、加拿大第32届埃德蒙托国际电影节“全球最佳短片”单元等。中短篇小说集《回乡之旅》入选“2018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

        这本作品集精选了我的五个小说,包括三个短篇和两个中篇。我把它们按创作时间顺序排列,借此梳理下我这些年的小说创作!痘丶抑痔铩贰端拦淼奈⑿Α氛饬礁鲂∷倒槭粑以缙诖醋鞯摹霸侣I场倍唐盗!霸侣I场毕盗芯劢沟氖抢肟绱褰堑娜。我虚构了一个不存在的小镇:月拢沙,一个朦胧而有诗意的名字。他们从“月拢沙”出发,散落在大城市。他们背后站着的时代图景是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中国民工潮。他们义无反顾,也别无选择,或卷起浪花,或悄无声息。我“记录”的是悄无声息,让一群注定被遗忘的人,留下他们的姓或名。

        2012年后,我开始关注已经扎根大城市里的“月拢沙”人。他们是考上大学的农村子弟,毕业后求职成功、落户大城市,甚至在大城市里有了房子、车子、孩子。他们的身份可能是公务员、电视台记者或者高校老师,看上去还蛮光鲜。我想处理他们和城市以及故乡(即乡村)之间的关系。这种关系,不仅仅是流行语说的“待不住的城市,回不去的故乡”。它还有更复杂的层面。这批小说从短篇《回乡之旅》开始。

        “回乡”艰难,不回了!2016年左右,我试着描写扎根大城市的“月拢沙”人的都市生活。具体到本书里,就是最后两个中篇《无法描述的欲望》和《爱,在永别之后》!段薹枋龅挠沸闯晒ι倘说某谅俸妥晕揖仁!拔薹枋龅挠,摘自2012年瑞典文学院给作家莫言先生的颁奖词。这句话,我觉得也适合描述今日中国的很多人和很多事!栋,在永别之后》是一个“北漂”的爱情故事,女主人公来自小地方,她因悲恸而生的行动的力量,神奇而巨大。在一个不谈理想的时代,我想让人相信理想;在一个视爱情为快餐的时代,我想让人相信爱之纯、情之真、人之善。

        这么一梳理,也梳理了我的生活。1976年,我出生于湖南南部一个少数民族山区,世代是农民。19岁离开家乡到北京上大学。第一次坐上火车,同时开口说蹩脚的普通话。毕业后,南下深圳,工作、生活至今。我正式写小说的时间比较晚,2009年初夏,那时我已经33岁了。现在回头看,我写离开乡村、进入城市的人,我写来自乡村、扎根城市的人,我写来自小地方、漂在城市的人,一切都是情理之中。因为我的血管里跑动着的,依旧是稻田、乡音和鞋上永远沾着泥土的亲人!甭管自己现在住的楼房有多高、去过的国家有多少个、出席的活动有多气派、嘴里蹦出的词语有多时髦……

        瞧!写来写去,仍是写自己;写来写去,仍是写人的困境和选择;写来写去,仍是写人与时代和世界的关系。这是小说(又或者文学)的局部,还是全部?我不知道。我能知道的是,我会继续写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