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dio id="GHlvl"></audio>
                  <source id="GHlvl"><param id="GHlvl"></param></source>
                    1. <blockquote id="GHlvl"></blockquote>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少数民族文学:新的空间与可能性 ——石门作家协会文学直播间“作家说?70光华 文学见证”主题直播第二期举行

                      来源:石门作家协会 | 李英俊  2020年01月25日11:56

                      直播现场

                      作为我国社会主义文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少数民族文学有着深厚的历史积淀与悠久的文化传统,对推动当代文学的发展繁荣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值此第六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会议召开之际, 10月10日下午,石门作家协会举行“作家说?70光华 文学见证”主题直播第二期《少数民族文学:新的空间与可能性》,特邀《民族文学》主编石一宁,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民族文学研究》副主编刘大先,《黄河文学》编辑、作家阿舍,围绕少数民族文学发展机制、创作成就、理论评论发展等内容展开交流,总结梳理新中国成立70年来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探寻少数民族文学新的发展空间和可能性。直播由中国作协创联部民族处处长陈涛主持。

                      完善的机制保障推动少数民族文学发展繁荣

                      中国少数民族文学是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才作为整体登上中国文坛,经过五六十年代的发展,在新时期又迎来了更大的繁荣,步入新世纪尤其是十八大以来,少数民族文学迎来了新的繁荣发展。少数民族作家队伍阵容可观,优秀少数民族文学作品大量涌现。

                      石一宁谈到,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繁荣离不开党和国家的相关政策、机制的保障。2013年,中国作家协会实施“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就少数民族文学培养人才、鼓励创作、加强译介、扶持出版、理论批评建设等方面给予政策支持和经费投入!缎率逼谏偈褡逦难ё髌费〖反允楸嗉霭嫦钅、《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翻译作品选》出版项目、少数民族作家重点作品扶持、少数民族文学人才培训、少数民族文学优秀作品翻译出版扶持项目等也均取得阶段性成果。同时,中国作协各直属单位比如鲁迅文学院、《文艺报》、作家出版社等都大力推动了少数民族文学的发展!睹褡逦难А吩又咀魑泄骷倚嶂鞴、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的国家级少数民族文学期刊,更是秉持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文学促进民族团结进步的宗旨,从1981年创刊以来,对推动少数民族文学的大幅度向前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是国家政策和少数民族文学发展工程的直接受益者!弊魑偈褡遄骷,阿舍对此有更为真切、直接的感受。2008年起,阿舍开始在文坛崭露头角,但在一些省刊上发表作品还比较难,当时,《民族文学》向她约稿,接受了她创新性比较强的一些作品,给了她极大的鼓舞,对她的文学创作产生重要影响。2019年,阿舍的散文集《像风一样》又入选2019年度“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之星”丛书。创作上的进步也带给她更深层次的思考,“《民族文学》让我开始思考少数民族作家写作时如何既立足于民族经验和地域性经验,又要对我们整体的社会、历史还有人类的共同处境保持高度的关注”。

                      加强少数民族文学理论评论的队伍建设

                      刘大先认为,少数民族文学评论与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存在明显脱节,少数民族作家队伍日渐壮大,少数民族作品成果日渐丰硕,可当前从事少数民族文学理论评论工作的人数并不多,文学界对少数民族文学的关注度还不够高。

                      阿舍在交流中说,更多的评论家的参与对少数民族文学的传播、推广是有非常大的帮助的。她认为《民族文学》的头题小说下配以相应的评论文章,既宣传了少数民族作家,又有助于提升评论界对少数民族文学理论评论的关注。石一宁表示,可以利用体制机制的力量,加大培养、扶持少数民族文学研究队伍的力度。

                      聚焦时代主旋律,寻找观察、书写世界的支点

                      少数民族文学创作虽然取得很大成就,但也存在一些问题。石一宁认为,题材狭窄甚至题材雷同的问题尤其突出!睹褡逦难А返睦锤逯,很多作品局限于乡土题材、亲情题材,只关注身边琐事和个人悲欢,缺乏更广阔的视野和时代生活,作家缺乏驾驭重大题材、重大事件、重大场面的能力。他希望作家聚焦时代主旋律,在阅历方面多拓展,在思考方面多深化,把目光聚焦在少数民族地区和少数民族群众的脱贫攻坚方面,多写这样的作品。

                      在刘大先看来,少数民族作家的长篇小说创作很容易陷入几种固定模式:以代际冲突呈现现代化生活对古老族群传统、乡村传统、血缘共同体、村落共同体的冲击的现代与传统的冲突模式,依靠外来文化打开封闭环境的全球化与地方性矛盾模式,以家族史小说叙事的套路串联重大历史事件的“史诗写作”模式。其实,少数民族的许多基层写作者并不缺乏生活素材,他们拥有较为丰富的写作经验,可他们的经验是碎片化的,无法形成“故事”,缺乏的是一种提炼能力、思想能力。他希望写作者除了阅读文学作品,还应该多读政治经济学、社会学,提升自身思想,拓宽世界观念。

                      阿舍是维吾尔族作家,她的散文作品很多集中展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生活,具有异常鲜明的个体经验和地域特色。在交流中她表示,一个作家其实不会仅仅满足于只写本民族的题材,这是一个作家自我成长的正常诉求,在书写中他会不断地希望开拓新的文学风景。在现代化、全球化进程、城镇化进程交织叠加的时代背景下,民族经验、地域经验、差异性经验减少和流失是必然现象,在这种大背景下,阿舍认为一个作家,无论是少数民族作家还是汉族作家,都要去寻找观察和表达的支点,寻找新的突破口、新的可能性。